一身邪火,汇于脚底!一张方子,治脚底发热

百草居2021-04-30  187

经常有朋友问我,文老师,我的脚心总发热,睡觉的时候,两只脚必须放在外头,不然就睡不着。这是怎么回事?

我说,要考虑热邪。至于说这个热邪,源于哪一脏腑,属实还是属虚,需要辨证论治。

这样的解释,读者看了,就好像是隔着衣服挠痒痒,根本不解决问题。

那好,今天,我给你说一张有趣的案例和验方。我们从中感受一下。

话说有这么一个女子,当时是24岁。

这个人,大概在半年前,生下来一个女孩。

本来,孩子生下来,应该是件高兴事儿。

但就因为孩子是女孩,婆家人不乐意。言语间,对患者冷嘲热讽。就连丈夫,也跟着眼睛不是眼睛、脸不是脸。

这么一来,原本就产后抑郁的女子,更是不痛快了。于是,情志抑郁、苦闷寡欢。

渐渐地,她生出一个毛病来,就是到了晚上的时候,脚心非常热,还非常痒。白天稍好,但也不时发作。

痒热难耐之际,她就用手来抓挠。每一次,得抓挠10分钟左右,才会好一些。

但是,总这么挠,也不是办法啊,连皮肤都挠破了。而且,越是抓挠,患者心里头越是烦乱、焦躁。

怎么办?女患者四处求医,都得不到很好治疗。后来没办法,转投中医。

刻诊,见患者舌红,苔黄,少津,脉象弦细而数,足心发热、瘙痒,同时口苦口干、胁肋部位胀痛,经期延后。再一询问,得知夜里睡眠不好,多梦易醒。患者自述,自从把孩子生下来,心里头没一天是高兴的。

了解到这些情况以后,医家给开了一张方子。但见——

丹皮10克,栀子12克,柴胡12克,郁金15克,生地20克,当归15克,茯苓12克,山茱萸10克,知母12克,黄柏15克,白芍20克,地骨皮12克,每一剂水煎2次,药液混合,早晚分服。

同时,患者不要吃任何辛辣食物,尽量保持心情愉快。

就这样,汤药喝了5剂之后,足心发热、瘙痒、心烦、胁肋疼痛之感大大减轻,但是依然口干、足心稍热、舌红,脉细数。

这个时候,原方里头的茯苓去掉,加入麦冬12克,鳖甲15克,生地加量,另加川牛膝10克。再投15剂。

患者用完以后,症状基本消失。接着再服10剂巩固,最后诸证悉平,患者生活完全恢复正常。随访两年,未曾复发。这是1994年在《山东中医》杂志上刊发的验案,我一直视若珍宝。

可以说,我遵循其中的思路和用药方案,帮助过不少脚心发热的人。脚心痒的,我没遇上过。脚心发热的,那常能看见。

这里头是怎么回事呢?我得一层一层跟你说。

你看,文中患者,病起于产后抑郁。女子产后,由于失血,肝魂不藏,心神不安,所以容易形成情绪波动(西医将其归结为雌激素变化所致)。也就是说,这个时候的人,情志容易抑郁,很可能会导致肝郁。

而肝郁这个事儿,偏偏因为婆家人的态度,加重了。这医案发生在1990年。那时候,重男轻女之风还是很浓厚的。

这样一来,女患者的肝郁更是无处可解。渐渐地,就肝郁化火,形成了肝火。

患者舌红,苔黄,少津,脉弦细而数,口苦,睡眠不安,胁肋胀痛,这些都是典型的肝郁化火之态。

但问题是,肝郁化火,怎么会让脚底发热、瘙痒?因为中医讲,肝肾同源。肝火伤阴,会直接导致肾阴不足。肾阴不足,肾经就有虚火。肾经走脚底,第一个穴位就是涌泉穴。所以说,当肾经虚热灼于脚底的时候,患者就会脚心发热、瘙痒。

既然这样的话,要想调治,必须清肝火、疏肝郁、滋阴津。我们再来看看文中医案里的配伍——

丹皮10克,栀子12克,柴胡12克,郁金15克,生地20克,当归15克,茯苓12克,山茱萸10克,知母12克,黄柏15克,白芍20克,地骨皮12克。

这里头是丹栀逍遥散知柏地黄丸的合方。我给你分析一下——

柴胡、白芍、当归、郁金疏解肝郁,柔养肝体,条达肝气。

丹皮、栀子、郁金,可以清肝热,去三焦之火。

生地、当归滋补阴血,以防苦寒、行气之品伤阴伤正。

山茱萸益肾,茯苓健脾,用于扶正固本。

知母和黄柏,清热滋阴,化解肝肾之虚火。

地骨皮,退虚热,是化解阴虚潮热的常用药。

到后来,患者肝经郁火得到了化解,但是依然有口干等阴虚之态,这就把容易利水伤阴的茯苓去掉,加上可以滋阴的鳖甲、麦冬,生地加量,并配川牛膝引药下行,彻底将脚底的热邪处理干净。

如此,大功告成。

我把这个东西写出来,不知道你能理解几分。

患者的发病轨迹,就是由肝郁而生肝火,肝火耗伤肾阴,肾经虚热灼于脚底。而调治它的思路也很简单,就是疏解肝郁,清散肝火,滋补阴津,退去虚热。

说起来,现实生活中,脚心发热的人还真就不少。

我跟你讲,一身邪热,汇于脚底。据我所知,肝火、心火、肾阴不足所致虚火,这些都可能会体现在脚底。因此,中医在治疗这个问题的时候,往往得考虑全面,很难在没有准确辨证的时候,一口咬定,就是某一脏腑的事儿。因为它的致病因素,实在是太多了。

这也就意味着,脚底的感受,是一面镜子。它虽然不是显微镜,可以让我们分辨出具体问题所在,但是却可以比较鲜明地告诉我们,身体已经处于阴阳失衡的状态。对此,我们要重视起来。

那么,是不是所有脚心发热的人,都可以用我上文所述配伍来应对呢?我觉得,不见得。肝郁化火、肾有虚热的人,可以借鉴。有的人,只是单纯的肾阴不足,或者心肾不交,那就得用别的办法。我的经验是,有些患者,单纯用丹栀逍遥散加减,或者知柏地黄丸加减,就好使。这事儿,分人,一人一个样。因此,有这类问题的病人,我劝你去看看中医,或者仔细咨询一下药店的中药师或坐堂大夫,找出最适合自己的办法来,对症下药。实事求是地说,中医对此类问题的治疗,还是比较拿手的。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yaojiquan.com/read-1005.html

最新回复(0)